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利益,总是会牵扯出特别的故事。

尤其是涉及到金钱,人心变化真的是分分钟的事,男人女人都一样,这是人性。

这个故事里,被骗的却是父亲刚去世正在办丧事的普通人家,事情的来龙去脉绝对让你瞠目结舌。

1
莫名被骗!

这是我们审核热线的同事刚刚经历的一件真实的事。

来自河南周口的唐大海先生(为了保护社友隐私,文中人物名字均为化名),那时候他还不是公社的社员。

他之所以打来电话,因为他心里有个疑问,自己的堂姐前不久在自己父亲去世后问他拿走了6000元。理由是堂姐两年前将自己的父亲加入了康爱公社,现身父亲身故,可以在公社申请互助金,但是需要6000元的审核费!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素来,堂姐与自己家的关系还算可以,唐大海并没有想太多,而选择相信了她。

父亲出殡后,唐大海找到堂姐,打听审核结果。然而,堂姐告诉他,审核还没有结束,还需要再付5万,并且还承诺后面能申请到的互助金远不只这个数

事情至此,唐大海有点犹豫了,毕竟5万不是小数目,一下子拿出来有难度。而且,这件事情让他觉得疑点重重,究竟是一家什么样的机构,会提前收这么多钱呢?

带着这些疑问,他给公社打来了电话。

唐大海今年45岁,来自河南周口,家里有父母(父亲前段刚刚癌症去世)、妻子和两个孩子,家境并不富裕。他在镇上的工地做临时工。不过收入还得看工地情况,不稳定时,有时候歇下来就是一个月,干吃老本等新的活儿。所以,这个中年男人养家的压力也是非常大。

妻子有个缝纫手艺,带孩子照顾老人之余,接一些帮别人缝缝补补的活儿,有时候也从镇上的服装厂拿回一堆布料,代加工,定期交货。

就这样,勤劳朴实的夫妻俩,本本分分地养着全家。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堂姐也在自己同一个镇上生活,他们两家的距离相隔几个村子。当初,堂姐来家里要这6000元的“审核费”的时候,确实给他看了给其父亲代管加入康爱公社的记录,这个是真实的,而且自2017年3月至现在两年多以来,从账户上看,一直是堂姐在帮父亲参与分摊,唐大海对此事全然不知。

为什么两年多以来,堂姐关于这件事对自己只字不提,直到父亲去世才得知有这么回事呢?这是唐大海心里最大的一个疑问。

2
要不回的6000块!

唐大海的这个电话,总算解答了心里的所有疑惑。目前,他已故父亲的康爱金申请已进入审核流程。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他说,他要回去向堂姐要回6000元,他很气愤,堂姐谎报、代收公社审核费,这本身就是很不道德的行为。

在此,小康爱需要提醒所有社友:以确保案例的真实性,每一起大病案例,报案之后提交的资料会经过公社严格的初审,然后再委托给第三方审核公司调查审核,为确保安全,公社不会以个人名义或者委托某机构向社员收取任何费用。
也就是说,一旦有不幸发生,请第一时间与公社联系;如果内心有疑问,也请第一时间向公社求证。

遗憾的是,故事至此并没有结束。就在昨天,唐大海先生又再次向公社客服打来电话,说自己回去拆穿堂姐的骗局之后,堂姐依然不愿意将6000块的审核费还给他!理由是:

1、当时是她代管了伯父,于情于理,应该给她一笔钱,她觉得如果不是她,唐大海怎么会无缘无故领得一笔互助金?
2、她觉得,伯父身故,生前加入的几个互助社加起来十几万的互助金,自己分不到,所以先下手为强,拿到一分是一分;
3、在伯父加入的两年多的时间里,一直是自己在为其进行每个月两期的分摊,这期间并未向唐大海要过一分钱。

唐大海说,对于堂姐说的这些理由,他竟然无言以对。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更让他不可思议的是,双方争执到最后,堂姐说:“你是我的亲弟弟,这不,十几万的互助金你发财了,这几千块钱报答报答姐姐,难道不应该吗?”
……

为什么几年前自己不知道康爱公社,要不然父亲也不会被她代管,自己也不至于受这场气。

只是,父亲走得太仓促,如果父亲早点将这件事告诉自己,也不至于让自己在极度悲伤之时还要来面对这个纷争。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他甚至觉得,堂姐代管父亲是不是早有预谋、有目的性,只为了在父亲身故之时,可以轻而易举地得到一笔钱!要不然他想不通,那可是自己的堂姐啊,难道她代管父亲加入公社不是一片好心吗?为什么至今要这种“令人心寒”的方式挟恩图报呢?

在金钱面前,亲情真的就那么不堪一击吗?原本很好的亲情、关系不错的两个家庭的关系也就这么走向破裂。

当然,他只是他难过至极的情况下的猜测。毕竟,这6000元,是自己两个月,才能挣得的工资。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然而,可是,逝者已逝,抱怨、遗憾又怎么样呢?时间的车轮终归不能往回走。

唐大海说,自己是个老实人,没有什么心眼,更不愿意将人心往坏里想。可是做梦也没有想到,这种故事般的骗局怎么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3
致全体社友!

在公社,确实有许多热心的社友,他们不遗余力地宣传公社的理念,希望身边亲朋好友甚至邻居、陌生人都加入进来,让他们在大病医疗面前没有后顾之忧。

正是他们的无私、大爱,帮助了身边很多人。

我们的社员当中,不可否认很多人智能手机操作不是很熟悉,尽管每天我们同事都在简化流程上努力着,但是不得不承认很多社员在比如说为自己充值、为自己增加代管等功能仍有不会操作的地方,所以很多社员都是由他的邀请人代管。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前段时间,在我们的一个社员微信交流群里,热心的群主提醒大家记得关注账户余额,及时充值,以免造成冻结。可是,由于很多人不会进行充值操作,他们以微信红包的形式将钱转给群主,希望由其代为充值。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尽管并不认识这位群主,但是小康爱觉得,他一定是在当地有一定威望,对自己邀请的社员负责、值得大家信任的人。

温馨提醒:及时关注账户状态,保证余额充足,以免冻结;
 如果您的账户也是被亲戚朋友代管的话,请记得定期与其“结账”哦。

您的代管人也许碍于面子或者亲戚关系,每期几块钱的分摊并不会催促您“还债”,但是我们自己一定要心中有数。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一次两次觉得是小事情,时间长了,不免会让您的代管人产生疲劳。长此以往,有损大家的友好关系,情分也随之被消耗掉了。

反观案例中唐大海先生的父亲如果早一点告诉他自己被侄女代管加入了康爱公社,那么也不至于让侄女两年多以来为自己分摊那200多元,也许就不会有今日的纠纷。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无论是代管亲友、还是代不会操作的社友充值等等,都是我们热心社友、分社长、公社志愿者的无私付出,他们的出发点是极好的,他们的初衷是希望身边的亲友在不幸大病时,能有一笔保障。

公社感谢他们的付出,感谢他们一直以来与公社一起,致力于打造一个不为大病医疗担忧的世界所做的所有贡献。

唐大海(化名)先生的遭遇,想必分享出来,大家肯定都会觉得不可思议!事件后续公社也会持续关注!

最后,愿我们一辈子互为社友,
愿你我一直被守护!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社长说


我是张马丁,中国千万大病患者家庭中的普通一员,因母患癌去世,切身体会到大病医疗费问题对普通家庭的压力,于2011年创建大病互助平台,通过助人自助的方式缓解大病医疗费难题,取名康爱公社;公社团队过半成员均有亲友患癌的经历,公社之于他们,更是一种责任,现在坚持了8年。


如果您也有医疗费方面的担忧,邀请您加入我们:


点击下图,免费加入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人在做,天“在看!”记得点一个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康爱公社):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