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当一个生命的离去,总是让人心情万分沉重。特别是年仅28岁的年轻生命,更加令人惋惜不已。


7月20日,厦门六中发布讣告,7月19日18时30分,音乐老师高至凡因突犯重疾抢救无效,不幸离世。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而就在这则讣告的下方,则是7月18日厦门六中合唱团又发布新歌的消息: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2014年,高至凡从厦门大学音乐系毕业后,来到厦门六中当一名音乐教师。厦门六中合唱团成立于1995年,并于2014年组建室内混声合唱团。


有个性的高至凡总想在音乐上做一些有意思的、别人没有尝试过的东西。


他于是找来毕业于武汉大学中文系的徐聪老师一起探讨合作,决定用阿卡贝拉的演绎方式,做无伴奏、多声部的合唱。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于是这个曾风靡全国的中学生合唱团,近些年以无伴奏的阿卡贝拉闻名。

每隔一段时间,厦门六中合唱团就有新作品霸屏,他们演唱的新曲目总是能成为焦点。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7月22日下午,高至凡老师追思会在天马山福泽园举行。厦门六中合唱团百余名孩子流着泪齐声唱起《夜空中最亮的星》,送老师最后一程,场面令人动容。而这首歌,正是高老师留给这个世界最后的记忆。

1

“放假真是太爽了,做梦都会笑醒。这是7月19日9:30高至凡老师发最后一条朋友圈。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据了解,高至凡发完朋友圈,起床了,买了早点;吃完早点后,又回屋睡觉,他的两位学生要找他,打电话没人接。


7月19日傍晚,和高至凡合租的室友推开房门,发现了不对劲的他,马上拨打120,但是,急救医生赶到,已经无回天之力。

这一觉睡得太沉了,这个年轻的生命最终没有笑着醒来。


2014年大学毕业,5年的任教经历,匆匆离世。而这5年,对于高至凡来说,是不遗余力、不留遗憾地付出的5年;对于厦门六中合唱团来说,也是一次次创新,一次次飞跃的5年。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为了厦门六中推广和发扬“阿卡贝拉”表演形式,高至凡用近乎疯狂的方式在努力学习。


平心而论,5年的时间,对于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来说,是懵懵懂懂探索社会适应社会的过程。


而这位年轻的音乐老师,一手把一个中学生合唱团带到了全国,让不懂音乐的人,也能感受到音乐的美。


可见,这个过程的努力付出,都是无数个日夜心血的浇灌,才能取得如此不凡的成就。然而,天妒英才,重疾离世,一个年轻的生命就此陨落,也让无数人唏嘘。

2

太多的猝不及防,年轻的生命并不一定离死亡就真的很远。

前段时间,年仅20岁的模特江静娜,在从学校回老家的高铁上猝死了。

知名时尚博主发文悼念她:一朵年轻的花儿,就这样消逝了,令人惋惜。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江静娜是国内出名的模特,曾多次登上时尚杂志封面,前途无限。突如其来的噩耗,如此年轻而美好的生命就此消失,让许多人难以接受。


模特也是一个表面光鲜亮丽背后心酸不已的职业,在40度的高温下,她们要穿着厚厚的皮革、羽绒服;在零下的寒冷里,她们要拍冻人的短袖T恤或连衣裙。

其实生命很脆弱,疾病和死神,也许就在自己一次又一次无意的消耗中,就这么悄悄地降临了。

茨威格曾说过:“一个人年轻的时候,总以为疾病和死神只会光顾别人。”遗憾的是,事实经常不是这样。

湖南卫视的综艺《密室大逃脱》里,当红演员邓伦有一次的表现让无数粉丝揪心。

 

节目中,六位嘉宾被关在密室里,需要破解层层密码才能从房间里出来。


有一期因为控制中心关闭,成员只能骑动感单车恢复。而且,每个人的速度都需要达到45km/h,看似简单,其实根本不容易。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邓伦为了完成任务,拼命地狂踩动感单车。然而,过度的运动量,使得邓伦心脏发疼。从单车上下来后,他整个人靠在墙上休息,表情痛苦到狰狞。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邓伦曾在访谈节目中提到:自己在前几年的拍戏过程中,把身体搞垮了。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他玩命地拍戏,只要碰到机会就抓住,不顾一切往上冲。他曾经连续工作50多个小时,不睡觉,这种状态持续了有半个月。他经常没有白天和晚上的概念,连自己在哪里都不知道,像台工作机器。于是这段时间下来,留下了“心脏疼”的后遗症。


这个时代,生活节奏快、压力大,各种疾病也呈现年轻化、普遍化的趋势。我们身边太多这样的例子,美好的生命还没来得及更美好,花样年来还未来得及打开,便早早地垮了身体。

对于8年前去世的那位32岁患癌的复旦大学教师、海归女博士于娟,她的抗癌经历,您一定也有所耳闻。


她在生命的最后时刻,留下《癌症日记》,下面,也是被网友转载最多的段落:

在生死临界点的时候,你会发现,

任何的加班(长期熬夜等于慢性自杀),给自己太多的压力,买房买车的需求,这些都是浮云。

如果有时间,好好陪陪你的孩子,把买车的钱给父母亲买双鞋子,不要拼命去换什么大房子,和相爱的人在一起,蜗居也温暖。

每当看到年轻生命遗憾的离去,也许我们会有所反思,一定要关注健康。然而真实的自己的生活里,没多久,也许又忘记了。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有这样一组数据:

七成白领有过劳死的危险。

中国皮肤病患者超过1.5亿人。

中国青年近视率世界排名第一。

中国每天约有10000人确诊癌症。

中国肠胃病患者1.2亿人。

慢性病死亡占死亡人口的86.8%。

一次重症治疗保守估算50至60万,会掏空一个家的几乎全部积蓄

不得不感慨,生一次大病,对于一个家庭来说,其伤害是毁灭性的。


喜剧之王卓别林,在70岁生日的当天,写下了一首诗《当我真正开始爱自己》:

当我开始真正爱自己,
我不再牺牲自己的自由时间,
不再去勾画什么宏伟的明天。
今天我只做有趣和快乐的事,
做自己热爱,让心欢喜的事,
用我的方式,以我的韵律。
今天我明白了,这叫做单纯。

当我开始真正爱自己,
我开始远离一切不健康的东西。
不论是饮食和人物,还是事情和环境,
我远离一切让我远离本真的东西。
从前我把这叫做“追求健康的自私自利”,
但今天我明白了,这是自爱。


太多让人唏嘘的悲伤故事,昨天、今天,依旧在不停地上演。


年轻是优势,但是,年轻并不代表我们可以对身体可以进行无限的消耗。


或许我们,可以暂时缓一缓脚步,好好关注自己的身体、生活,但愿明天,再没有遗憾发生。


因为,生命很贵,活着很好。

而你,真的很重要!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社长说


我是张马丁,中国千万大病患者家庭中的普通一员,因母患癌去世,切身体会到大病医疗费问题对普通家庭的压力,于2011年创建大病互助平台,通过助人自助的方式缓解大病医疗费难题,取名康爱公社;公社团队过半成员均有亲友患癌的经历,公社之于他们,更是一种责任,现在坚持了8年。


如果您也有医疗费方面的担忧,邀请您加入我们:


点击下图,免费加入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在看,你真的很重要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康爱公社):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