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都说人走茶凉,不知道您怎么看?

不过有的时候,即使人走了,关于他(她)的后续故事,总是剪不断,理还乱。特别是涉及到遗产,涉及到钱,就更为复杂。


今天跟大家分享的是发生在社友身上的真实故事。


社员袁海军(化名),前段因为肝癌晚期,治疗无效,不幸身故。其实去世的时候,他年纪还不足五十,悲剧的事情,谁能预想得到呢?


然而,袁海军之前的人生,不得不说也是比较悲剧化的。


1

认识袁海军的人都觉得,他是一个老实人。

九十年代,他与妻子结婚的时候,家里不富裕,勉勉强强过日子吧。但是农村人都有一个比较雷同的观念,成家立业,有老婆有孩子,日子就会好起来,袁海军的期待也不例外。


他很努力,起码日子还是看得到希望的。


不久后,他们便有了自己的孩子,是一个女儿。小生命的到来给这个小家庭带来了不少欢声笑语,此时的袁海军越发觉得,生活又有新的奔头了。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也许是有一定道理的。在女儿出生并没有太久,妻子毅然抛弃了他和孩子,就这么静悄悄地离开了家。


对于妻子的离开,直到去世前,都一直是他心里的疙瘩,他不明白,这种事情为什么也能发生在自己身上。当年他苦苦寻妻,也托人多方打听,不过绝情的妻子没有留下任何线索,从此音讯全无。


接下来的日子,袁海军与年幼的女儿相依为命,与父母生活在一起。好在多年来,父母身体还算过得去,在照应女儿上还能帮上一些忙。


不过,总归是一个家散了,自己没有了妻子,女儿没有了母亲。这样的人生,与他多年前的期待是那么的不相符。

2

这样单身带着女儿的日子过了几年,其间吃过的苦我们可想而知。


后来经人介绍,袁海军认识隔壁镇子上的一个姓于的姑娘,彼此还比较投缘。关键是于姑娘并不介意他带着女儿,于是,两人生活在了一起。


两人走到一起没有酒席,没有仪式,更离谱的是,连一张结婚证都没有!


在这里不得不说,多年前前妻离开,是属于静悄悄地离家出走,并没有办理法律层面的离婚手续。


袁海军与这位于姑娘一起生活,于姑娘帮他一起照顾女儿,日子还算其乐融融,起码从邻居的交流里,并未打听到这个家庭有多少摩擦,或者说这个后妈对于前妻所生的女儿,怎么虐待过。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近二十年!

无论如何,二十年,也是一个女人不短的美好岁月,这里边的付出肯定是不能淹没的。二十年里,会发生很多变化,比如,眼角会有好几条皱纹,当年满头青丝也慢慢爬上了白发。

然而,两人最终没有白头到老。谁知袁海军在五十不到的年纪就患上了这场大病,而且最终没有救回来。


虽然说,女儿也已长大,不过父母还在,对两位老人来说,也是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人生至痛。

逝者已逝,纵使活着的亲人再悲痛,也不能挽回。


袁海军于2017年初加入的康爱公社,虽已身故,他在公社还可以领到一份互助金,这对于他的亲人也算是一份慰藉吧。


然而,身故互助金的继承上,发生了一个小插曲。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袁海军的身故互助金被分为4份,继承人为他的女儿、父亲、母亲和离家出走多年的前妻。

您也许会说,他的妻子当年无情无义,怎么可以来分互助金!而一起生活的女友,照顾他和女儿那么多日子,却一分钱都拿不到吗?

实不相瞒,在袁海军的互助金的继承上,公社也在小范围做了一些讨论,结论无非集中在两个方向: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确实,公社也很有感于其现女友对这个家庭的付出,她在最好的年华里,对一个家庭做出了无私的付出。


不过,纵观这个案子,既不属于家庭内部纠纷,也不存在互助金分配上的矛盾。


《继承法》规定的法定继承人,第一顺序:配偶、子女、父母。第二顺序: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


依照法律来分配,也并没有太复杂。最后,其家属对于这种分配,也表示了理解。

3

身故互助金,在众多的康爱互助金里面,确实一直是话题比较多的。


社员吴某,也是2017年中加入康爱公社,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于今年5月份身故。

直到吴某涉及到申请身故互助金的时候,我们才了解到背后的一些暖心又充满瓜葛的故事。

原来,吴某多年离异,妻子带走了女儿,各种原因吴某未再娶妻。

岁月不饶人,吴某一年年老去。眼见着吴某没有至亲在身边,其侄女将其加入了公社。按侄女的话说:“担心我叔叔老了或是生病了没钱看病怎么办,我才给他加的这个公社!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然而,随着吴某的疾病身故,申请身故互助金的时候,同样了一个小插曲。

我们都知道,尽管吴某已经离婚,但是吴某与前妻育有一女。尽管多年不来往,在法律层面上,他的女儿依然是他的第一继承人。


吴某身体不佳后,一直是侄女照顾,承担了其全部的生活费用,直到身故。多年来,是侄女为他承担公社每期的扣款。


当然,此时得知吴某女儿却要拿走一半的互助金,侄女表示满满的不解。

其实特别理解吴某侄女内心的不解,她是一个善良的人,而且有风险防范意识。


她尊老、重老、有爱心,照顾了无助的叔父多年直至其终老;并且在叔父健康之时将其加入了康爱公社,承担了近两年来的分摊,以至于在叔父不幸身故之时家人还能获得一份抚恤金。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不得不说,这一半的身故互助金,她继承得当之无愧!

要强调的是,关于遗产的继承,法律是我们的第一参照依据,排在第一顺序的继承人,包括配偶、子女、父母。


在子女这一层面,包括婚生子女、非婚生子女、养子女和有扶养关系的继子女,当然这里面是有一个亲疏顺序关系的。


所以说,只要吴某有子女存在,在法律层面上,那肯定是第一继承人毋庸置疑。

纵观小康爱今天分享的这些故事,都是正能量。也让我们相信,这个世界还是善良的人多!

最后,小康爱要说,不管发生多大的分歧,公社一贯秉承的原则是:


依照法律,兼顾人情,

确保每一笔互助金合理、公正!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社长说


我是张马丁,中国千万大病患者家庭中的普通一员,因母患癌去世,切身体会到大病医疗费问题对普通家庭的压力,于2011年创建大病互助平台,通过助人自助的方式缓解大病医疗费难题,取名康爱公社;公社团队过半成员均有亲友患癌的经历,公社之于他们,更是一种责任,现在坚持了8年。


如果您也有医疗费方面的担忧,邀请您加入我们:


点击下图,免费加入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康爱公社):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