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7月8日,浙江淳安9岁女童章子欣失踪案件发生后,引起社会各界广泛关注

7月13日,连续几天的搜救工作告终,象山松兰山景区海域,发现失踪女孩遗体,孩子确认遇难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9岁的子欣,真的再也“回不来了”!

随着那两位租客的投海自尽,子欣的死因也变得扑朔迷离。这个喜欢大海的9岁小姑娘,在海水里被浸泡那么多天后,终于回到了岸上。

1

人世间最撕心裂肺的痛,莫过于与至爱的人阴阳两隔。无数个没有兑现的承诺,只是再也找不到那个熟悉的人。


7月15日下午,相关媒体记者从章子欣姑父处了解到,章子欣的离世并不是他们想要的结果,但孩子被找到总比没有找到好:“让我们家人静一静,等待警方的进一步结果,谢谢所有人的帮助,感谢。”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让我们家人静一静”,这是子欣离开之后,家人最后的一点要求了。


最怕打扰,最怕报道,最怕各种热心的揣测,他们需要一点安静的空间,让时间慢慢来消化这个家庭的悲伤。


7月15日,有媒体报道,遇害女童章子欣的家人准备将其遗体火化后海葬。


消息一出网友纷纷发声:


琳达之心:事情本来就让大家难过,现在看到说要海葬心突然就疼!小姑娘孤零零飘在水里那么多天,终于回家了,又被抛进大海太寒心了!能不能为她想一下?

大鱼小鱼落玉盆 :为什么海葬不理解这思路,什么意思啊这家人,孩子死在海里不觉得孩子恐惧大海吗?

ShireInMay :为什么要海葬?孩子是被溺死在海里的,她不会喜欢这片海的。

有心人91:不要吧,这样不是顺了那两个恶魔的意,她生前可是说她想回家的呀。带她回家好不好?

牛轧糖拿铁:海葬?不要吧!好不容易才从海里打捞出来的,可怜的孩子。

然而,当天晚上8点55分,章子欣的父亲章军在朋友圈发消息称:决定海葬的消息不实。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子欣父亲在搜救现场

但是,随着孩子接受“海葬”的新闻爆出,章家又被推上了“风口浪尖”,少部分网友开始指责章家,直到章军站出来否认,事件才得以缓解。


确实,热点事件自带流量,能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但是不可否认,这样的情况下,广大的媒体与自媒体,容易捕风捉影,不断放大,甚至全社会都来参与事件的讨论,让本来已经伤痕累累的家人再次被迫揭开伤疤公之于众。

不得不说,这样的事实真的过于残忍!

从章子欣失联到遇难这几日,网上议论声四起,少部分网友认为孩子丢失后,章家人并未表现出“悲伤情绪”。舆论开始指责孩子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在一家人还未从“章子欣”离世噩耗中走出来时,“网络暴力”的阴霾又将一家人笼罩其中。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子欣奶奶

子欣失踪后,有人批评章爷爷还有心情去采桃子,后来章军不得不解释,是因为老爷子很自责,难过,家里亲戚把他推出去让其分散注意力。

还有网友说爷爷奶奶重男轻女,甚至把视频里的奶奶看护小外甥当成爷爷奶奶重男轻女的证据,网民不知道的是,小外甥平时在杭州,并不在淳安,这次特意带回来,是姑姑特意让爸妈照看,给他们一些寄托,晚上也睡在一起。可是,这份善意,在互联网上,就变成了重男轻女。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得知噩耗,章家哭成一团


网上,一位有良知的媒体人透露,“孩子出事后,家里人几天没有正经做过饭,根本吃不下,只能随便应付。我到的那天,他们认认真真做了几个菜,邀请我和同行的记者一起上桌,他们依然淳朴善良,活着的人要吃饭,要活下去。这在我们看来,完全可以理解的事情,姑姑却突然提醒我们,你们拍照还是不要拍到这桌子菜吧,她怕网友看到做了几个菜会骂他们家庭还有心思做这么多菜。”(来源:人民日报)


原谅我不得不说,部分网友对痛苦的理解实在太过简单。比如他们觉得,痛苦就是茶不思饭不想,就必须号啕大哭,就是昏倒在地,这才是符合常理的。


然而生活不是艺术作品,并不是所有的痛苦都伴随着歇斯底里。在网络这一方天地,我们能观看到的只是平面影像、苍白文字,我们没法看到整个事件的始末完全。

2

7月16日,曾在两年前和章子欣在民宿相遇的女游客“大狗和它的猫”发文,对部分揣测孩子奶奶的人表示不认同:老人家是真的很好,我第一次吃炒马兰头就是奶奶去山上采了炒给我吃的,看见一些舆论指责明明很善良的奶奶,你没有跟别人相处过一分钟,凭什么用自己的思想去揣测别人。


文末她请求“真的拜托不要再去恶意中伤别人。”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游客与章家奶奶及子欣合影,来源网络

有些媒体和自媒体带节奏,主观地把各种不好的言论引向章子欣的家人,无意地对家人进行二度伤害。相信这是已经在天堂的她,很不愿意见到的事情吧。


这就是网络暴力,用自己的主观臆测代替客观事实,得出对章家人极具伤害力的结论,以善良的、爱子欣的名义,狠狠地打击她的家人。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图片来源于网络

他们一家,生活在社会底层,为衣食奔波,为生活挣扎,章子欣在爷爷奶奶照顾下长到九岁,白白胖胖,衣着整洁,性格开朗,实属不易。

有人说,网络时代,也是一个凭二手信息围观的时代,基于此的结论常常不可靠,甚至危险。

也许是人性吧,天生喜欢围观、喜欢看热闹、喜欢参与评价指手画脚、喜欢假装自己是事件中的一员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子欣,图片来源于网络

其实这样的时候,少一些干预,多一些冷静的祈祷。因为已经遭遇了灾难的家庭,真的经不起太多的声音来为他们指手画脚、规划未来。


安静,是对正在经历着痛苦的人最起码的尊重。因为,伤口真的很痛!


9岁的子欣真的走了,虽然素不相识,然而对于这个可爱的姑娘却已经很熟悉了一般,愿天堂没有坏人,愿来生平安喜乐!


最后,请做个善良的人,拒绝网络暴力,拒绝不必要的二次伤害!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社长说


我是张马丁,中国千万大病患者家庭中的普通一员,因母患癌去世,切身体会到大病医疗费问题对普通家庭的压力,于2011年创建大病互助平台,通过助人自助的方式缓解大病医疗费难题,取名康爱公社;公社团队过半成员均有亲友患癌的经历,公社之于他们,更是一种责任,现在坚持了8年。


如果您也有医疗费方面的担忧,邀请您加入我们:


点击下图,免费加入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康爱公社):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