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除了生死,都是小事。

在这个世间,在那些你不知道的地方,总有人光是活着,就已经拼尽全力。

前几天,人民日报发布一则视频,感动无数人。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下面这个视频里,这对来自江西的夫妻,正在抓阄。这不是游戏,而是通过抓阄,决定谁活下来。

做出这个艰难而心酸的决定,因为他们16岁的女儿不幸患上重型“红斑狼疮”,急需治疗。

而父亲柯先生多年前就患有胃癌,术后一直靠药物控制。母亲汪女士也患有乳腺癌,做了手术,现在仍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复查。

一次又一次大病的接踵而至,让这个家庭已经负债累累,不堪重负了。面对女儿的疾病,现实已经不允许夫妻俩再继续治疗下去,他们最终决定夫妻俩其中一人放弃治疗,另一人陪伴女儿长大成人。

柯先生说:“没有人会愿意做这样的决定,但是家里的情况已经不允许了,该借的都借了,也没能力还,不好再找别人借……”

丈夫准备了两个纸条让妻子先抓,谁抓到空白的纸条谁就活下去。


而其实两个纸条都是空白的,丈夫已经决定自己放弃治疗,将所有的钱用来救治妻女。


很多人看了视频,都哭了。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丈夫握住妻子的手,为她轻轻拭去眼泪,宽慰道,“你就好好抚养女儿成人。”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哪怕还有一点办法,谁都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生命;但凡还有一点希望,哪个父亲也不会选择离开自己的妻女,而不再陪她们走余下的人生之路。


看完视频,我们也不禁感慨,原来有的时候,比死亡更艰难的,是活着。


《一代宗师》中叶问有句话说:我见过了高山,才发现最难的原来是生活。


厄运找到了这一家人,一个都不放过,现实真的很残酷。

有网友说,好希望他们都活下去,尤其是孩子,多么不希望他们中其中谁放弃,好起来之后再也不是一个完整的家。


也有网友感叹,都是善良的人,命运怎么这么不公平?


1

年轻的时候觉得,影视中的剧情演绎的太过煽情离奇,后来才慢慢明白,有时人生如戏,那种苦不堪言、不可名状的况味才是人生。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读得懂的,都不叫人生;逃得开的,都不叫命运。


从前以为,世人竭尽全力只为活得更好,后来才知道,有人拼尽全力只为了能活着。


所谓苦难,莫过于命运面前的抉择;所谓命运,莫过于你穿好了盔甲,路远马亡你都不怕,咬着牙走了很长一段路,就在距离彼岸不远的地方,一场大雨劈头盖脸砸下来,泥沙俱下,前路倶封。


下面的图片,来自于2018年的新闻。这位母亲手上抱着的两个可爱的孩子,是一对双胞胎兄弟,叫康康和乐乐,照片里的他们那时候十个月大,来自韶关始兴。父母邱柏钦和邓宝玲,高中相识,大学毕业后结婚,然后有了这两个小宝贝,这个本该幸福美好的家庭,却迎来晴天霹雳。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两个孩子在2个月时被检查患上了慢性肉芽肿病(CGD),一种罕见的遗传性免疫系统疾病。患这种疾病的人白细胞不能正常运作,无法抵抗感染。治疗的唯一办法就是尽快进行骨髓移植或脐带血移植。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但是前期的治疗费用已经耗尽了他们的积蓄,如果两个孩子都治疗的话大概需要100万元,但是他们竭尽全力只能凑到40万元,仅够一个孩子的治疗,如果得不到治疗,医生说康康和乐乐只能活到两岁。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两人无奈之下,趁着婆婆出去买菜的时间,让孩子们通过抓阄的方式决定生死,当康康抽到“活”时,父母两跪在乐乐面前,泣不成声地说着“对不起”。

手心手背都是肉,若非万不得已,谁忍心放弃?

还记得上一期推送的文章里,小康爱写过一篇关于治疗小儿脊髓萎缩的史上最贵药的文章。有一位父亲,在文章里留言: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孩子是脊髓萎缩症的患者父亲说:“这个病就是在与时间赛跑的病,现在即使是可以分期又有多少个家庭承受得了呢?我只知道我就是那些承受不了其中的一个。”


对于这样的经历,这样的心情,真的感同身受。深深地祝福这个孩子,跑赢时间!也许在未来,这个药不再是新药的时候,降价了;或者这个病有新的治疗希望。


确实,在生命面前,金钱太刺眼。想活着,原来这么难!

2

希腊神话里有这么一个故事:

 

西西弗斯曾经是科林斯的建立者和国王,他一度绑架过死神,让世间不再有死亡。

 

最后,因为触犯众神,受到惩罚:将一块巨石推上山顶,然而巨石太重,每每未上山顶就又滚下山去,前功尽弃,于是他就不断重复、永无止境地推巨石上山。

 

众神认为这种无效且无望的惩罚,是再严厉不过了。他将在这样的劳作中消耗殆尽。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然而,对于西西弗斯来说,真正的救赎,并不是反抗或者屈从、逃避、颓丧,而是在苦难中找到生的力量和心的安宁。

日本著名哲学家中江兆民,早年留学法国,学养厚重,著述译著多部,人称“东方卢梭”。1901年,他54岁时被检出患了咽头癌,医生判断最多只能活一年半。他在“只有有一口气,就一定有事可做,也可以过得愉快”的信念支持下,开始了最后两部著作的写作。

但是他最终没有活过一年半,但气管被割开,“枯瘦得像仙鹤一样”的他,却以超常的毅力,完成了日本学术史上里程碑式的著作《一年有半》《读一年有半》。他在重病期间写的名诗《跌倒时也要笑》,在日本不胫而走,流传至今。

跌倒也要笑,是苦中作乐的顽强精神,是不屈不挠的人生态度。


我深深地希望,这些故事,对于正在对抗苦难的你,能体会到向上的力量。


作家陈岚说过:“勇敢不是不害怕,而是双膝颤抖仍然往前走。”

越是不幸,越不能让这不幸继续下去。

看到过这么一句话,说得特别好,一个人的最强大,不是无畏赴死,也不是破坏,而是从黑暗和死地中坚信自己生命的向上,并为此不断攀爬。


“癌症父母抓阄定生死”的新闻里,让小康爱泪目的同时,也看到了这个世间有如此多的大爱和正能量:

@元贵贵:有没有捐款渠道呢

@等等等等我哇:捐了200学生没有太多钱

@我只爱吃羊:捐了20虽然非常少 但是希望有用希望能够好起来

@玫瑰刺客:前几天闲鱼出的闲置钱款都转了 希望能帮助到他们

@喝点鲜露就饱啦:希望大家都能扩散扩散,帮助帮助他们,一人捐几块钱,人多力量大

目前,通过各个平台,这个苦难的家庭已获得超过百万的爱心筹款,柯先生已终止筹款。

同样,去年新闻曝光的那对抓阄定生死的双胞胎,许多人得知这件事后,纷纷捐款帮助这对夫妻,善款蜂拥而至,还获得了台湾艺人范玮琪夫妇的帮忙,在那段时间也筹到了足够款项。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2018年11月15日的新闻报道,得益于社会爱心帮助,康康和乐乐这对双胞胎兄弟都已经完成骨髓移植手术,并在近日完成第一次大复查,复查指标均尚可。

身在康爱公社这个平台,对于类似的爱心和正能量的故事,实在再熟悉不过。这些素昧平生的关系之间,被苦难、贫穷这些无形的纽带相连,然后不论身在何处,奉献着一份温暖,只为帮助遥远的人度过难关。


希望通过彼此的努力,能让那些遭遇苦难的家庭有可能,一个都不少!


生活不易!我不知道你正在经历什么样的生活,遭遇什么样的痛苦。请记得,抱有希望!说不定你就是那个奇迹呢?


2018年底上映了的一部电影,叫《无名之辈》,当时很火。都说《无名之辈》之所以会大火,主要是因为它戳中了大多数人的泪点,引起了共鸣。很多人在其中好像看到了自己的影子,郁郁不得志,生活好像总是跟自己过不去。


生活中的大部分人,都是无名之辈,时不时会被生活打压。但是只要坚持下去,天一定会亮的,这个世界上总有值得我们好好活下去的美好。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里边有这么一句对话:

对人生绝望的马嘉旗问:“为什么会有桥?”

而对生活依然抱有希望的眼镜说:“因为路走到头了”。


我们都是普通人,可能走着走着,就感觉走到了路的尽头,很多人开始回头,甚至放弃生命,其实除了路还有很多方式可以往前走,比如桥。

向死而生,心怀希望!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社长说


我是张马丁,中国千万大病患者家庭中的普通一员,因母患癌去世,切身体会到大病医疗费问题对普通家庭的压力,于2011年创建大病互助平台,通过助人自助的方式缓解大病医疗费难题,取名康爱公社;公社团队过半成员均有亲友患癌的经历,公社之于他们,更是一种责任,现在坚持了8年。


如果您也有医疗费方面的担忧,邀请您加入我们:


点击下图,免费加入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康爱公社):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