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有很多事情,我们习以为常。


有时候,并不是我们习惯伤害,而是明明知道会受伤,且仍要被伤害!


没错,说的就是抽烟这件事,先与大家分享一个真实的故事吧。

社员朱先生,今年68岁,和老伴与儿子媳妇生活在一起。


说起朱先生的抽烟经历,他的儿子也很惊叹:一天近两包烟,三十多年,不离不弃!


儿子说,父亲身体很好,感冒都很少见有过。只是在抽烟这件事情上,父亲从不妥协,面对子女的劝导,却总是能举出很多名人抽烟长寿的例子,到最后只能孩子们无语让步。


其儿子媳妇都是基督徒,其实他们对于香烟的抵触比其他人要更强烈,特别是自己结婚成家后,因为这件事,家里也没少闹矛盾。


他回忆,其实到后来,面对这个大家庭,父亲其实也在让步——父亲后来在外面会放开了抽烟,回家后尽量克制,实在烟瘾来了,就自己静悄悄去阳台抽。


说起这件事,朱某的儿子说能体会到父亲的不得已,自己其实是满怀愧疚的……

没错,因为朱先生生病了,肺癌。

儿子说,苦口婆心劝了那么多年都没用,病了,他现在也终于戒烟了。

小康爱为什么会聊到这个话题呢?如果您认真阅读了我们的本期公示,也许会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被公示的42名社员中,肺癌患者有4人,全是男性,全部都有吸烟史!目前这些社员正在筹款中。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也就是说,在我们本期公示的社友里,肺癌的发生率9.52%!

疾病的种类那么多,这个概率真的不低了!

那么这一次,我们来聊聊烟草的那些事儿。

1

众所周知,中国是一个烟草大国,成年男性吸烟率52.9%,女性2.4%,初中生吸烟率6.9%,有7.4亿非吸烟者遭受二手烟暴露的危害,比例达72.4%。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图片来源于申请互助的社友病历截图

中国的卷烟消费量约占世界的三分之一,仅2009年的消费量就接近2.3万亿支,比世界其他四大烟草消费国(印度尼西亚、日本、俄罗斯联邦和美国)的总和还要多。

可想而知,中国烟草有多赚钱。有人这么比喻:大约20个阿里巴巴才勉强赶得上!

不得不说,我们身在烟草文化久远的国度。

那个在陕西铜川写出《平凡的世界》的作家路遥,你肯定不陌生。对于路遥来说,饭可以凑合着吃,但抽烟绝不能凑合。在写作艰苦的时候,他也会花上百元钱买一条高档香烟。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在铜川写书期间,也是因为需要较好的香烟,当地没有得卖,只得托人去西安捎购。路遥曾经感叹:“没有烟,我会一事无成!”

香烟真的这么强大吗?其实这主要是尼古丁长期作用的结果。尼古丁就像其他麻醉剂一样,刚开始吸食时并不适应,会引起胸闷、恶心、头晕等不适,但如果吸烟时间久了,血液中的尼古丁达到一定浓度,反复刺激大脑并使各器官产生对尼古丁的依赖性,此时烟瘾就缠身了。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若停止吸烟,会暂时出现烦躁、失眠、厌食等所谓的“戒断症状”,加上很多吸烟者对烟草产生一种心理上的依赖,认为吸烟可以提神、解闷、消除疲劳等,所以烟瘾越来越大,欲罢不能。这种心理依赖导致吸烟者的一种行为依赖,使得吸烟者感到戒烟困难甚大,无形中增加了戒烟的难度。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长久以来,烟民对烟瘾有一种误解,允许其在自己的生活中长期存在,甚至成为了精神的寄托。特别是成功人士,好像要不是当时坚持抽了几根烟,哪里会有今天的成就?

2

确实,有那么一群人,把抽烟当做缓解压力的一种方式。


相信去过工地或者在工地做过工的人,对工地上都会有一个比较深的认识。工地上的劳累程度颇大,一天下来都要工作十个钟头左右,活忙时还要经常加班。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但工地上的人群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烟瘾大,干着活抽着烟。甚至工地上项目部搬出抽烟罚款的条例,都阻挡不了工人抽烟。

20世纪70年代,有一位被称为“压力之父”的专家——汉斯.塞利,此人获得过17次诺贝尔提名,他也是吸烟有益的坚决拥护者。由于他到处宣扬吸烟可以缓解压力,又加上他的名声实在太响,极具权威性,“吸烟缓解压力”仿佛就成为了真理。

直到1999年,美国联邦政府将烟草巨头等告上了法庭,塞利是被告中的主角之一。在法庭上,塞利面对各种证据和压力,才羞愧的称“自己收了烟草公司的钱”、“吸烟并无任何益处”。

其实,吸烟并不能缓解压力,当吸烟者长时间不吸烟时,就会产生压力和紧张等不良反应,这在医学上被称为“戒断症状”。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为了使戒断症状消失,吸烟者才不得不吸支烟。这种缓解压力的方式就如同抱薪救火、剜肉补疮,吸烟者只会随着吸烟越来越容易感受到戒断症状,压力也会越来越大、越来越频繁


然而,吸烟导致的压力绝不仅仅于此。事实上,吸烟还会带来健康、经济、社会歧视、家人指责等压力。


2015年,国际著名医学期刊《柳叶刀》发表英国牛津大学、中国医学科学院和中国疾控中心共同研究的报告提出:“如果中国没有大范围的有效戒烟,因为烟草而死亡的人数将从2010年的100万,增长到2030年的200万。

3

“早一段时间看到一张吸烟者和正常人的肺部对比照片,发现实在太可怕了。想想自己几十年烟龄,不知道把肺害成什么样了,我就想知道,我这种人买保险是不是也有限制呀?”


以上,是一位有十几年烟龄的烟民在买保险的时候产生的疑问。随着大家保险意识的提升、对自身和家人保障的重视,已经不是一个两个烟民有这样的危机了。


著名的《英国癌症杂志》曾发表经典论文来回答了这个问题:若不吸烟,75岁前罹患肺癌的概率仅为0.3%,如果常吸烟,这个概率将会达到16%(超过了50倍),如果每天吸烟的数量还超过了5支,概率将更高,到25%!也就是说,每天5支烟,4个人里有1人会得肺癌!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通过与一保险经纪公司专业人士了解,吸烟的投保客户虽然暂时还没有列入保险黑名单,但是,正常投保前,保险公司会审核投保者是否吸烟。保险公司会根据有吸烟史的客户的体检情况进行以下分类(以重疾险为例):

1、体检指标正常的情况予以正常投保,与不抽烟者标准一致;

2、指标显示不理想者,保费增加20% — 50%;

3、指标十分不理想的吸烟者,拒绝投保;

4、建议延期投标,观察指标有无好转再投保。

(以上所描述的理想与十分不理想的情况,结合每个人的体检结果再对照正常值,保险公司都有这个范围界定。)

可见,内地的保险对于抽烟人群已经并不十分宽容了。毕竟,抽烟者因抽烟而给身体带来的伤害,谁也不是很乐意买单的!

最近5年,内地居民赴港投保金额增长了6倍。在香港保险中,抽不抽烟可是有着很大的区别!

我们可以举个例子看看:


同为35岁的两位男性客户,一个吸烟,一个不吸烟。均购买香港某保险公司的一款保额为15万美金的保险产品。两人的缴费有多大区别呢?


吸烟者

缴费期25年

年缴:4374美元

不吸烟者


缴费期:25年

年缴:3442.5美元

可以看到,抽烟的每年缴的保费,要比不抽烟的多出931.5美元,要多支出27%。25年缴费期下来,就多出2万多美元,近15万人民币!


一个习惯带来的差别,竟然是15万的真金白银。


那么,我们再来说说互助,还是以本期公示的4位社员为例。他们申请的都是爸妈(老人互助社),那么我们再来看看关于这个互助社的分摊吧: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爸妈(老人)互助社是60-69岁可加入,这并不是我们总人数最多的社,但是却是所有的互助社里分摊最高的一个互助社。

老年人本来就是大病发病率较高的人群,但是如果这些老年人里边还有那么一部分执着的烟民,岂不是又大大的为这提升这个发病率做了极大的“贡献”呢?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在爸妈(老人)互助社里,很多爸妈都是被子女代管着,参与分摊都是从子女的账户里扣费的。长久以来,不少用户所谈到的“分摊越来越高”这个话题,也许,这个以老人为主的互助社的扣款,也是不可小觑的。

不过话说回来,谁都有父母,谁都会成为老人,更没有人有能力降低老年人的发病率,这是自然现象。

那么,互助行业是不是也要深思,关于吸烟者的准入门槛,是不是如保险行业一样,有所提升呢?

何必呢?那些顽固的烟民,花着钱,伤害着自己的身体,污染了空气,浪费了社会资源,带给身边人“二手烟”的隐患,得不偿失!

苦口婆心,只是想说,真的没有什么事值得你用身体来开玩笑!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社长说


我是张马丁,中国千万大病患者家庭中的普通一员,因母患癌去世,切身体会到大病医疗费问题对普通家庭的压力,于2011年创建大病互助平台,通过助人自助的方式缓解大病医疗费难题,取名康爱公社;公社团队过半成员均有亲友患癌的经历,公社之于他们,更是一种责任,现在坚持了8年。


如果您也有医疗费方面的担忧,邀请您加入我们:


点击下图,免费加入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康爱公社):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