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最近,我的同事收到了一张特别的照片。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照片来自遥远的新疆,由于照片上的主要组成人员是我们的环卫工人,不得不说这迅速吸引了小康爱的注意。


原来,前不久的5月26日,是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的第17个环卫工人节,而照片中的环卫天使们,来自昌吉,他们都是康爱公社的社员。一眼看上去,是不是很像一部与环卫工人有关的大片!

环卫工人每天都在清扫城市,风吹日晒,但是不得不说他们自身的保障其实是非常低的。目前,全国性的垃圾分类工作正在推进,但是不得不说整个工作的进展还是十分缓慢,没有分类的垃圾,对于处理它们的环卫工人来说,都有很大的潜在风险。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之前看过一篇新闻报道:浙江一名环卫工人在清理垃圾时,双手被垃圾中的一瓶强酸化学品腐蚀,手指几乎溃烂,引起网友的广泛关注。但其实,环卫工人在清理垃圾时,双手被划伤是常事,垃圾中的碎玻璃、刀片、钉子、牙签等锐物都成了伤害环卫工人的“凶器”。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据一位环卫老伯说,自己负责的清扫的一块有很多烧烤摊,有次处理垃圾时没注意,就被竹签子扎进了手里,但是没办法稍微处理一下,还是要继续坚持干活。


不得不说,这份血汗钱着实来之不易!所以,在当地康爱公社志愿者的宣传推广下,这些环卫工人集体加入了公社。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他们一起合影,庆祝自己的节日,也为身在康爱大家庭里,由衷地开心!


你可能还不知道,因为这张来自遥远大西北的照片,小康爱又得知了一些背后的故事。


偶然相识,从此结缘!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发来这些照片的人,她叫蒲静,来自四川巴中,现居新疆昌吉,在昌吉做生意,早年加入西部爱心公益平台。


也许不走进弱势群体,真的不知道世上原来还有那么多穷苦的人。多年的公益志愿者经历,见到了太多需要帮助的人。蒲静说:“参加后做志愿者懂得了很多弱势群体的来历,有的是一夜返贫,有的贫困孩子老人真的可怜不堪。”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安逸的生活或许会让我们暂时忘却了意外和风险,但是不代表他们不存在。在我们身边,大部分都是普通人,一份普通的重疾险一年几千块钱的保费或许会让他们思虑再三,毕竟那可能是他们好几个月的工资。


多年的公益志愿者工作,蒲静下定决心,一定要努力,让身边更多的人有大病保障。


在2016年,很偶然的一个机会,在同乡的介绍下,听说了康爱公社。当时蒲静的想法很简单,她说:“现在自己身体健康,还有能力帮助别人,万一那么一天,自己或者自己的亲人发生危险,该怎么处理呢?”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毕竟上有老下有小的年纪,对未来的担忧在所难免。了解了康爱公社之后,毫不犹豫便加入了,并且代管了自己19位亲友。当时她并不知道,在新疆已经有多个康爱公社的分社。由于急于将康爱公社分享给身边更多的人,于是她以自己的力量在新疆昌吉建立了康爱公社亲友团。


相信大部分加入了公社的社友都和蒲静一样,虽然加入了,但希望自己和自己的亲人,永远用不上!


然而,未来的事谁说得清呢?


至亲不幸,公社在!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2019年春节期间,本应该是举家团聚幸福祥和的节日,不幸却降临在了蒲静亲人的身上。年仅36岁的弟弟突发心梗,抢救无效,就这么离开了。


弟弟生前在宁波打工,身体健康。老母亲今年73岁,两个孩子分别9岁和13岁。人生致命的痛,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莫过于年幼小儿失去依靠。

弟弟的离开,蒲静也伤心欲绝。现在回忆起来,她仍然难以接受,她说当时弟弟就是在看电视,突然发病,世事太无常了!


但是伤心之余,她也明白,逝去的人终归已经逝去。这时,她想到了康爱公社。【温馨提醒:关于身故互助社的申请时间:(1)社员或其法定继承人需要再受助人首次确诊60天内提交申请,如社员身故,其法定继承人应在90天内提出申请;(2)如申请人在首次确诊60-180天内(如身故:90-180天)内申请,则按照最高权利的50%进行筹款;(3)如受助人在首次确诊180天内未申请,则视为自动放弃受助权利。)】


随后她发起了康爱金的申请,完善申请资料,经过第三方审核,弟弟的家人迅速获得了康爱金。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而这随后,6月12日,当地探视团也对其家属进行了慰问。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缘分就是种最奇妙的东西,也许你曾经以为的陌生,在某个地方,在某些人的心里,我们其实已经是一家人。


亲人离开的经历,让蒲静感慨万千。她经常说:“谁能说得清,意外什么时候来呢?人生最可怕的不是离开,而是离开了之后,自己的至亲从此失去依靠”。


10万元,确实不足以解决他的家人的往后余生,但是起码,减轻了家庭负担,能让家里的生活暂时得到保障。


互助,是正能量!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我们因为互助走到了一起,希望有困难之时能得到大家的帮助。尽管互助本身与公益有一定程度的相似性,但是互助与公益的差别也十分明显。互助,讲的是权利与义务的对等!


社员曾经的付出,与他(她)未来不幸时享受的权利息息相关。


这个来自大西北的女人蒲静,十分明白互助的意义。现在的她,仍然活跃在当地的各大爱心公益平台。她说:“公益平台所到的地方,一定会有康爱公社的横幅!”


微信上,她给公社发来了感谢信,话语很朴素,很实在,没有大道理,却处处是理:

一人有难百万家人为你抵挡,是康爱公社平台发起人马丁先生常说,也是我常复制的格言,加入康爱公社平台本来是想解决我身边的朋友和我处于圈里的家人,没有想到自己和亲人需要使用,但想与不想不是自己所愿,一切无常随时随地都在陪伴着我们,几个月前我的亲人因病而去,撇下年迈的母亲(73岁)幼小的孩子(最小9岁最大13岁)年迈的年迈,幼小的幼小,听到亲人的离去,晴天劈地的流血流泪,那又能怎么样,一切无常事实就在,突然想起还有百万家人与我的亲人同在,四月底由我代管亲人发起康爱公社平台的互相资料,五月份核实资料,后期一步一步完成各种资料,6月12号康爱公社巴中分社何社长带领百万家人的祝福和当地探视志愿者一起慰问我的家人,他们她们的慰问那么的温暖。

也提醒大家,不管在何时何权何利之间请保持自己的健康,就算蜗居和贫穷都要保持自己身体健康,这样才有能力完成你的心愿。康爱公社百万家人为我的亲人温暖啦100000元温暖金,给我亲人的家庭大大减轻了生活负担,感恩康爱公社发起者马丁先生,感恩百万家人的温暖,我因为有康爱公社平台而骄傲温暖,亲人因为有康爱公社平台百万家人们而亲切,愿天下无病,愿千万康爱家人们无病风险,康爱公社互相平台为你尊严护航明天!

对于这封信,这里边的文字、语句,小康爱无权进行修改!全文没有华丽的辞藻,却给了我们满满的感动。

蒲静说,她要更加努力,去关注弱势群体。
本文一开始的那张环卫工人的照片,不难看出她的初衷!
最后,愿您健康,愿您永远也用不上康爱互助!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社长说

我是张马丁,中国千万大病患者家庭中的普通一员,因母患癌去世,切身体会到大病医疗费问题对普通家庭的压力,于2011年创建大病互助平台,通过助人自助的方式缓解大病医疗费难题,取名康爱公社;公社团队过半成员均有亲友患癌的经历,公社之于他们,更是一种责任,现在坚持了8年。


如果您也有医疗费方面的担忧,邀请您加入我们:


点击下图,免费加入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康爱公社):康爱公社,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